当前位置: 主页 > 上海 > 知识学堂 > 会计公式 > 正文

常见的基本会计等式大全
  • 作者:金贝财税
  • 发表时间:2020-06-23 10:38
基本会计等式又称静态会计等式,是反映企业在某一特定日期财务状况的会计等式,是由静态会计要素—资产、负债和所有者权益组合而成。

任何企业要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必定有一定数量的资产。而每一项资产,如果我们一分为二地看,就不难发现,一方面,任何资产只不过是经济资源的一种实际存在或表现形式,或为机器设备,或为现金、银行存款等。
另一方面,这些资产都是按照一定的渠道进入企业的,或由投资者投入,或通过银行借入等,即必定有其提供者,显然,一般人们不会无偿地将经济资源(即资产)让渡出去,也就是说,企业中任何资产都有其相应的权益要求,谁提供了资产谁就对资产拥有索偿权,这种索偿权在会计上称为权益。

这样就形成了最初的会计等式:
资产=权益

这一等式表明,在一个企业中,企业拥有的全部资产都相应有其权益权益是对企业资产可以提出要求的权利,通常分为两种:

一种是以投资者的身份向企业投入资产而形成的权益,我们称为所有者权益。

另一种是以债权人的身份向企业提供资产而形成的权益,我们称之为债权人权益或负债。这样,上述等式又可表达成:
资产=负债+所有者权益
这就是基本的会计等式。
基本会计等式配图

根据企业的组织形式不同,其会计平衡公式的表示方式也不同,具体有以下几种:
(1)在独资企业中,所有者权益为业主权益。其会计平衡公式可表示为:
资产=负债+业主权益
 
(2)在合伙企业中,所有者权益为合伙人权益。其会计平衡公式表示为
资产=负债+合伙人权益
 
(3)在股份制企业中,所有者权益为股东权益。其会计平衡公式表示为
资产=负债+股东权益
 
然而上述等式仍存在不足。
第一,企业一旦进入正常的经营活动循环其资产就会不断地变换形态。这时,再试图区分哪部分资产是业主投入形成的,哪部分资产是通过借款等渠道形成的,相当困难。对规模较大的企业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
第二,从性质上看,债权人和业主对企业的要求权(权益)也是不同的。债权人希望借款人到期能顺利偿还本金,并能支付预定的利息;业主则希望通过有效的经营等活动,尽可能多地赚取利润。
第三,企业赚得再多,债权人也只能得到约定的本息,多余的就归所有者了,这样,上述资产负债表等式也可以表述为:
资产-负债=所有者权益

这一等式一方面表明,负债的求偿能力高于所有者权益;另一方面表明所有者权益是企业全部资产抵减全部负债后的剩余部分,因此,所有者权益也被称为“剩余权益”。这一术语,形象、贴切地说明了企业所有者对企业所享有的权益和风险。当企业经营成功、不断实现利润时,剩余权益就越来越大;反之,如果企业经营失败,不断出现亏损,剩余权益就会越来越小;当企业资不抵债时,剩余权益就为零或负数。

对基本会计等式,我们要理解、牢记的是:任何时点,企业的所有资产,无论其处于何种形态(如现金、银行存款、固定资产等),都必须有相应的来源。或者是借入的,或者是所有者投入的,或者是经营过程中所赚取的(这一部分也归所有者)。换言之,企业的所有资产都必定有相应的来源,这样,“资产=负债+所有者权益”这一等式,在任何情况下,其左右平衡的关系都不会被破坏。

现在人们往往认为会计利润与税务利润应分别计算,其数据可以有所不同,但我们不能忽视税收对会计的影响,比如税制改革对会计等式的影响。我们知道,西方税收主要是以收益类税为主体,其流转类税仅占税收的很小一部分,所以从总体上讲,流转税对“收入-费用(成本)=利润”的会计基本等式的影响较小,“收入-费用(成本)=利润”的会计基本等式应用是正确的(收益类税,比如所得税,是净利润或称净损益的组成部分,它不影响“收入-费用(成本)=利润”的会计基本等式)。

但是,我国是以流转类税为主体的国家,新税制下,应缴消费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费附加等还记入“营业税金及附加”科目并仍然作为主营业务利润的一个独立的扣减因素,这样,“收入-费用(成本)=利润”的会计基本等式就不能成立。这依然带有旧税制下的色彩,还没有能够脱离收入-费用(成本)-税金=利润”的框框,使“收入-费用(成本)=利润”的会计基本等式的适用范围还有限制。所以,我们还应进一步进行税制的改革,将以流转类税为主体的税制改为以收益类税为主体的税制,能够较好地防止税收负担的转嫁,因为流转类税的一个最大的缺陷就是,纳税人并不一定就是(甚至就不是)税负人,而收益类税(比如所得税)的纳税人就是税负人,这样税收的经济杠杆作用就较强,而且还能够使“收入-费用(成本)=利润”的会计基本等式得以较好地应用。同时将应缴消费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费附加等不记入“营业税金及附加”科目,而将其记入费用类科目,比如,记入“管理费用”科目,这样就能保证“收入-费用(成本)=利润”的会计基本等式的全面适用。

但是,税收能不能作为一种费用(成本)来处理呢?有以下几方面的观点。

 
说明:这里所讲的税收包括所得税,因为目前许多教科书均采用所得税费用的概念,在会计账务处理上也不将所得税作为利润分配的组成部分,在利润表上采用国际通行的做法,直接用利润润(或称净损益),将净利润的分配才算做利润的分配,国家规定的利润分配程序中,也是从净利润开始。因为把所得税看做一种费用(成本),才不会影响“收入一费用(成本)=利润”会计基本等式的应用,才能根据收入一费用(成本)=利润”这一会计基本等式来编制利润表。
会计基本等式文章配图

(1)从税收的经济学解释来看,它是剩余价值的转化形式,根据价值。公式,商品的价值=C+V+M,它属于剩余价值,即属于M,不属于成本,即不属于C,因此,从这一方面来看,将其作为费用(成本)来处理似乎是不合适的。
 
(2)从作为税收主体的国家的性质来看,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国家的性质不同于西方一些资本主义国家的性质,它不仅是政治权力的象征(即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工具),而且还是全民所有制的代表。在社会主义国家,一般凭借政治权力的象征,征收的只能是流转类税,凭借全民所有制的代表,征收的只能是所得税类。如果进行税制改革,改以流转类税为主体的税制为以收益类税为主体的税制,那么,对于国有企业来讲,国家依然是凭借全民所有制的代表来征收所得税类,对于其他企业来讲,国家则是凭借政治权力的象征来征收所得税类,这就类似资本主义国家的税收。
 
这时,国家凭借政治权力的象征来征收所得税类,其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宗旨不能改变,人民当家做主的地位不能改变,要不然国家的性质就会改变。对于从政治权力的象征这一点出发所征收的税收(不管是流转类税还是收益类税),在不考虑其经济学解释时,企业将其作为一种费用(成本)还是可以的,因为对企业来讲,确实是它的一种支出和负担但对于从全民所有制的代表这一点出发所征收的税收,不管是否考虑其经济学解释,企业将其作为一种费用(成本)来处理是不合适的,因为它毕竟是属于参与利润分配的性质,再将其作为费用(成本)就显得不应该了。
 
(3)但是,上述分析均是从宏观经济的角度来考虑和分析这一问题的如果从微观经济的角度、从企业的角度出发,得出结论就会完全相反,税收能作为一种费用(成本)来处理。因为,对企业来讲,国家征收的税收是企业资金的流出,企业缴纳税金将会使得这一部分资金退出企业的资金运动。将流转类税作为费用(成本)来处理完全是合乎情理的,它必须从购买者那里得到补偿,以保证资金运动的正常进行;将收益类税作为费用(成本)来处理也是合适的,因为随着我国经济体制的改革,国有企业在整个经济中的比重逐步下降,其他经济成分的企业不断增加,国家征收的收益类税已经不完全是凭借全民所有制的代表身份来征收的了。
 
(4)虽然说会计学上的账务处理应该按照经济学上的解释来进行,但过分地强调就会使我们会计的账务处理陷入困境。就像利息支出那样,其经济学解释应该属于剩余价值的分配,不属于费用(成本),而我们国家将其列入财务费用进行账务处理。西方是将其单独列为损益的抵减项目,可以视为费用(成本),计算息税(利息和所得税)前损益( income beforeinterest and income tax)和息税后损益(即净损益,或称净利润,netincom).
 
(5)当然,我国也曾有人撰文提出过将利息不作为财务费用(视为利润分配)且在利润表中的净利润前,单独列示并作扣除。但当利息费用较小时,将其列为财务费用可以简化账务处理。所以,税收经济学上解释:会计学上将其如何进行账务处理是可以与其有所差别的,根据重要性原则可以灵活处理,将流转类税作为管理费用处理,将所得类税作为所得税费用(成本),在利润总额中扣除。

 


相关文章:
  • 长期债券成本率计算公式
  • 平均资金成本率计算公式是什么? 平均资金成本率计算公式举例
  • 应付票椐资金成本率计算公式 是什么
  • 优先股成本率计算公式
  • 固定资产平均年使用成本计算公式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扩展会计等式/动态会计等式 计算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