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上海 > 知识学堂 > 审计案例 > 正文

骗取财政资金私设“小金库”案件查处案例
  • 作者:金贝财税
  • 发表时间:2020-10-13 11:20
财政专项资金是审计机关主要的审计内容,违法骗取财政专项资金也是审计中最经常遇到的问题。某审计机关财政专项资金审计过程中,审计组人员历尽艰辛,斗智斗勇查处了Q省基层政府部门相互串通、联手骗取财政专项资金700万元,设置“小金库”的案件线索。
 
违法手段十分高明,问题线索险些忽视,审计人员穷追不舍,违法人员百般遮掩,审计不舍蛛丝马迹,铁证揭穿精编谎言,真相最终水落石出。离奇曲折的故事,不仅反映了审计人员高度负责的精神,更是体现了查处骗取财政专项资金和“小金库”违法违规行为的一些审计技术方法,为审计人员查处此类问题提供经验和思考。
 
险些忽视的问题线索
 
某年6月11日,某审计机关审计组在Q省农村饮用水安全状况审计调查中发现,该省财政厅上年12月拨付H市G县某农村饮用水安全工程项目省级财政配套资金26万元,截至本年6月G县仍未收到。
 
从表面上看,这仅仅是一个省级财政配套资金未到位的“小问题”,审计组开始并未引起足够重视。但G县水务局局长在交谈中不经意提到,他们曾经向市里催过多次,市里可能对此项资金有所调整。当审计组追问调整的原时,该局长却含糊其辞,这引起了审计组的疑虑:“难道未到位的配套资金背后另有隐情?”
 
6月12日,审计组驱车10公里来到H市。在H市财政局,审计组发现,这26万元已被改变了投向,于200年3月由该局时任局长、现任市政协主席唐某未经集体研究自行决定拨给了T县,同时改变投向拨往T县的还有其他农村饮水项目专项资金48万元。
 
H市财政局改变上述资金投向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没有经过集体研究?因时任局长唐某已调离,该局其他同志对相关情况并不了解,审计组立即通知唐某和T县财政局、水务局有关负责人前来说明情况。
水利局长配图

左右为难的水务局长
6月13日上午,唐某和T县副县长秦某以及县财政局、水务局有关负责人来到审计组。唐某介绍,2008年T县领导来找他,希望安排资金支持少数民族宗教建设,修建寺院饮水工程,因他本人是T县出来的干部,并且考虑到T县为少数民族地区,他就想办法从其他饮水项目资金中安排了64万元给T县。秦某也表示,钱是T县领导向唐某要求安排的,H市财政局拨付给T县后,该县又拨付给县水务局用于寺院饮水工程建设。T县财政局也提供了接收及拨付县水务局64万元的有关资料。
 
至此,似乎H市财政局改变资金投向是事出有因,仅存在违规改变资金向的问题。但是,当审计组要求T县水务局提供有关工程和财务资料时局长汉某却说因通知的突然,未将资料带来,但工程现在已经完工了,而且造价正好是64万元。
 
审计组并未相信这么简单和巧合的解释,要求汉某进一步提供相关资料反复协调,6月14日下午,汉某终于带领某建筑公司工程负责人陈某等前来,提供了T县水务局和施工单位关于上述64万元资金的工程合同和财务资料。审计组审核发现,该工程合同仅有项目名称和地段,无施工资料和工程明细结算单,施工单位收到63.2万元工程款后,除缴纳3.2万元税款外,余款60万元以“民工生活费”的名义一笔转入户名为“晋太”的个人账户。
 
面对审计组“饮水工程为何没有施工明细结算单”的疑问,T县水务局长汉某一口咬定,这个工程是维修工程,不需要工程设计等施工资料,一同来的会计王某则一言不发。见此,审计组请汉某回避,单独询问王某。经反复周旋,王某才说出工程是汉某直接负责的,但具体情况他并不了解。于是审计组再次约谈汉某,他仍然坚持64万元用于饮水工程的说法。
 
审计组分析取得的证据和掌握的情况,认为此事有可能是一起虚构工程骗取国家财政专项资金的案件,汉某是该案件的关键人物,不排除其侵吞财政资金的可能。问题的核心是要弄清转往“晋太”个人账户60万元资金的真实去向,事不宜迟,审计组决定第二天直接开赴T县,突击调取“晋太”账户的详细资料。
 
但就在当天晚上,汉某突然来到审计组,要求对下午提供的情况做出补充,他苦笑道:自己作为水务局长现在是左右为难,这64万元是副县长秦某安排他想办法套出转入“晋太”个人账户的。下午提供的工程合同是他与王某共同虚构的,工程实际并未进行。至于套出资金的去向,他也不知晓。

寻找“晋太”
 
笔财政资金以如此“通真”的造假手段套人个人账户,这种异常引飞了审计组的高度重视,审计组决定,按预定方案立即前往T县寻找“晋太”。
 
6月15日上午,正当审计组准备驱车前往T县时,T县副县长秦某带着汉某来了,某热情地向审计组说道,到T县有两条路可走,一条全里,路况较好,另一条0余公里,虽然可节省1个小时但路况很差,为了安全起见,建议由汉某带领审计组从路况较好的线路前往T县,他自己在市里还有点事,就不陪同了。
 
审计组从安全的角度考虑,决定经由路况较好的线路。但后来审计组才发现,在他们走远路前往T县的同时,秦某却抄近道先行到达,提前做好了迎接准备”。
 
去T县的途中汉某主动介绍,昨天向审计组反映情况后,他也向泰副是长进行了汇报。泰副县长要他向审计组说明:“晋太”账户是T县一包工头韩老板的账户,套出50万元转入该账户的目的是先将钱放于韩某处,待寺院饮水项目其他准备工作完成后再用于施工。
 
新的解释更令审计组生疑,为了不打草惊蛇,审计组对汉某的解释不置可否,只是要求他通知韩某准备好“晋太”账户的相关资料,待到达T县后立刻提供。汉某也非常配合地与韩某联系,向其通知了审计组的要求。
 
400余公里的路程,审计组走了7个小时。刚到T县,审计组即要求汉某通知韩某前来,此时,汉某与韩某联系却不畅通了。经过前后十多个电话联系,等待了近半小时后,一名四十多岁,身着藏蓝色西服的中年男子方才出现。
 
汉某介绍,此人便是韩某。审计小组向韩某表明了来意,要求其提供晋太”账户的相关资料。韩某爽快地拿出“晋太”账户的存折,并很坦然地介绍,他是承担T县多项农村饮水工程的某建筑公司项目经理,因与妻子感情不好,为了不让妻子掌握他的财产情况,便以一张在银行偶然捡到的晋太”身份证复印件开立了账户,里面存放的是他承担T县饮水工程的一些工程款,至于60万元转入这个账户是秦副县长安排的,准备作为寺院饮水工程施工的预付款。

一系列巧合使得资金存放于“夫妻关系不好、偷设家庭“小金库”的韩老板账户的解释看似无懈可击,审计组在询证不出新的线索的情况下,通知韩某将“晋太”账户存折办理移交手续留下后等待通知。
 
晋太配图
“晋太”到底是谁
当晚,审计组要在T县住宿。负责接待的T县政府人员却表示当地海拔高、条件差,县城宾馆也已经客满,建议审计组返回休息。面对“逐客令”,审计组自行联系了一家旅店,刚刚人住,旅店就停水停电了。在昏暗的烛光下,审计组对“晋太”账户进行了审核。审计组分析:如果骗取60万元的目的真的是为寺院饮水项目做准备,T县水务局按正常的财政投资项目使用资全即可,没有必要以造假的形式骗取资金,秦某、汉某、韩某给出的说法并不可信。韩某极有可能不是“晋太”!
 
6月16日,审计组来到“晋太”账户开户行N银行T县支行,调取了该账户大额转账业务的原始记录和该账户办理最近业务的柜台视频录像资料。在观看录像时,陪同审计组的N银行T县支行行长随口说到,这不是县政府办公室的王某吗,他怎么来办理这个账户的业务?
 
“晋太”找到了!审计组立即与王某展开了正面接触。此时,陪同审计小组的Q省有关同志接到T县县长杨某的电话,电话中,杨某要求与审计小组见面,对“晋太”的有关情况作一些解释。
 
水落石出
6月17日,杨某同T县县委书记魏某一同来到审计组。在审计组摆出的事实证据前,杨某承认T县水务局骗取财政资金是经过县领导同意的,并表示将指示涉及的各局委积极配合审计组的工作,查清全部违规事实。
 
审计组乘胜追击,对“晋太”账户的往来情况进行了进一步的核实,发现近4年期间,T县政府办公室、水务局、交通与建设局、发展改革与经济贸易局林业环保局、财政局相互串通,联手骗取国家与地方财政专项资金700余万元设置“小金库”,用于购置贵重礼品、招待费、发放职工福利费等支出。
 
至此,一起涉及多个政府部门、时间跨度长达4年之久的骗取财政专项资金私设“小金库”案件水落石出。


相关文章:
  • 招投标审计背后的争论--外资审计案例分析
  • 骗取财政资金私设“小金库”案件查处案例
  • 某城市交通改善顶目计案例
  • 谁该对项目失败负责?
  • 合理不合规,审计该如间评价?-外资审计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