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上海 > 知识学堂 > 审计案例 > 正文

如何走出审计困境?
  • 作者:金贝财税
  • 发表时间:2020-07-25 13:41
审计人员在实际工作中经常遇到一种情况,当你耗费了大量的精力,事实只有一步之遥时,却会因为各种限制,很难继续走下去,就像是一层面纱,你可以隐约看到面纱后的真相,但是又无法将其揭开。本案例是关于某林业项目劳务费发放情况的审计,面对被审计单位不配合甚至阻挠,员要如何做才能高效率地取得充分有效的审计证据,保证审计质量。
 
案例内容
200×年,某审计工作组在对某地的B造林项目劳务费发放情况进行审计调查时,听到群众反映,该项目资金被大量挪用于建房、吃喝和私分,为了应付本次审计检查,由省项目办有关人员统一组织各县编制假账。为了核实群众所反映的情况,审计组人员对两个乡20组造林合同进行抽查,发现,村/社与农户/农户小组间所签订的分合同、“B造林项目造林及管理委托协议”和造林规划表中的村民签字栏大部分不是相关村民的亲笔签字部分造林申请表填写时间、农民座谈会提纲和记录时间存在改动痕迹。此外在对部分报账的“劳务费发放明细表”的抽查工作中也发现:表中的领款人签名栏大部分不是相关村民的亲笔签字,笔迹重复的情况非常普遍,劳务费金额也是按财政协议规定的劳务费标准计算人为编制。审计人员立即对上述资料的真实性产生怀疑,决定重点检查该林业站“B造林项目”的会计资料。由于基层单位的会计普遍是非财会专业人员,该站财务基础工作非常薄弱,会计资料大量缺失,账务处理也极不规范。审计人员在这些杂乱的资料中,敏锐地发现在200×年8月该站以收回以前年度“欠条”形式发放现金,补发了大量劳务费,而用于记账的“欠条”,所用纸张、笔迹及裁痕较为一致,成色较新,应当是统一编造而成,但该站人员拒不承认。
 
怎样办?审计组为了找到审计突破口,将会计凭证中的四份开具时间分别标明为“199年9月13日、2000年2月20日、2002年8月20日、2004年5月20日”的“欠条”送交司法鉴定机构进行司法鉴定。鉴定结果证实,这四张“欠条”为同一时间形成,并非“欠条”标明时间开具。因此,所提供给审计调查组的会计资料并非真实资料,审计人员的判断果然没有错误。在此基础上,审计调查组又对该站近期劳务费的发放情况进行了核实,发现有的造林户根本没有领到钱。因此本次劳务费等资金的发放是不真实的。但在事实面前,该林业站人员仍坚持说所提供的资料是真实的,劳务费也是据实发放的。此外,在审计工作调查的前期,由于该县林业局未弄清审计调查组真实意图,审计调查组收集到了该镇A造林项目施工图,结果发现与B造林项目有近100公顷的区域重叠。当审计调查组要求提供其他乡镇的A造林项目施工图时,该县林业局明白了审计调查组的意图,就以项目时间太长、人员变动多、档案室搬家等理由称原始资料丢失,不提供真实资料或提供经过加工后的资料。因此,其他乡镇B造林项目与A造林项目区域重叠的问题就“不复存在了”。面对被审计单位的拒绝配合的态度,审计工作陷入了困局。
 
为了核实真相,收集证据,审计组决定深入农户实地调查,重点抽查上述两个乡镇劳务费等资金的真实发放情况。在调查核实过程中,由于有林业站有关人员跟着,一些村民不肯讲实话,一些老百姓还现场被林业站有关人员阻止讲话。为此,审计调查人员克服人生地不熟的困难,自行租车走村串户进行调查核实。一些村民讲,他们集体造林不仅没得到一分钱,而且向林业站借的钱也是连本带利归还了的(可能是A造林项目);而另一些村民讲,他们集体造林每亩仅得到5元钱(B造林项目劳务费标准每亩上百元)。随着审计调查情况的进展,审计调查组不断要求县林业局进行积极配合,但都得不到回应,农民的说法也不统一,审计工作再度陷入困局。
 
对于上述情况,审计组人员也有了不同的意见有人认为:审计人员应继续对相关人员宣传政策,做思想工作,通过施加压力迫使他们承认事实。这是较为普遍和有效的审计手段,一旦取得突破,所花费审计成本相对较低。但需要审计人员具有很高的政策水平、谈话技巧、心理控制能力以及丰富的审计经验,并且如果被审计单位仍不承认,这种办法也会失去作用,甚至会引起双方的对立和冲突。
 
也有人认为:应扩天抽查面,通过收集充分有力的审计证据来击破对方的谎言。理论上讲,这种方法最符合审计法律规范的要求,但是对不同的项目要因地制宜。审计是一个系统工程,要受到人、财、物和时间的限制,收集审计证据也要考虑效率和审计成本。就以“德援林业项目”为例,它具有点多面广、建设时间跨度大、资金分散、地点偏远的特点,要深入县、乡村、社、农户,审计工作量很大,查处难度更大。此外,由于时间跨度大部分项目出现了资料不全、人员变动、政策变化等情况,很多农民对是否收到劳务费,收到多少等问题,早已忘记,无法回忆起来。并且在农村,农民是弱势群体,在当地干部的压力下,即使知情也不愿说不敢说,这些都增大了审计核实的难度。
 
还有人认为:将现有的证据移交纪检司法机构。但是,在目前审计实务中,较为有效的审计处理方式是进行移送。但上述劳务费案例虽然有明显的证据证明被审计单位存在弄虚作假的情况,但仅仅靠几个假欠条和少数农民的证词还无法认定有关单位和个人涉嫌经济犯罪,并且资金和责任人的数量和级别还达不到移送的标准。
 
继续审计吧,将耗费更多的人力与财力;就此放弃吧,将审计力量投入其他项目的审计工作中,已花费的成本无法挽回(审计人员已经耗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司法鉴定也付出较高的成本),国家审计的威信也会受到影响。面对上述情况,审计人员应该如何选择,走出困境?

相关文章:
  • 招投标审计背后的争论--外资审计案例分析
  • 谁该对项目失败负责?
  • 合理不合规,审计该如间评价?-外资审计案例
  • 大案要案能代替申计目标吗?-外资审计案例
  • 某防洪项目审计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