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上海 > 知识学堂 > 审计案例 > 正文

能否这么“交易”?
  • 作者:金贝财税
  • 发表时间:2020-07-25 13:38
审计准则要求审计证据反映的事实必须客观,也就是审计事项必须是客观反映和真实描述。但是,在实际审计过程中,为了达到审计目标,审计人员能否为达到审计目标而放弃部分审计事实的客观性?
 
案例内容
20××年某人民法院根据审计署反映的情况,一审判决国家某部门负责人王某等5人犯有贪污罪、私分国有资产罪,分别判以无期徒刑、有期徒刑10年等处罚。本来涉案人员共有6人,但为什么法院只对5人进行了宣判呢?这还得从当时的审计工作说起。
 
我作为审计组主审,负责调查某部门负责人王某在实施国家某项目过程中存在的个人贪污、受贿近千万元的间题。虽然有群众举报信,但线索过于粗泛,而且被审计单位配合非常不积极,审计工作进展停滞不前。经过一周多时间的艰苦努力,一家印刷公司进入我的视线。这家印刷公司曾承接该中心2000多万元的印刷任务,合同报价普遍高于市场价两倍以上,特别是工商注册、招标资料、合同中都使用的是假地址、假电话,我判断这家公司问题肯定比较严重,需要重点调查了解。
 
为了找到这家印刷公司,我和同事花了一周的时间,终于在市郊很小的办公楼找到了这家印刷公司。该公司总经理古某接待了我们两名审计人员,但态度非常傲慢。当我们亮明身份,讲明要查看公司执行与中心的“印刷任务”的车间、相关财务资料和资金往来时,古某以涉及商业秘密为由拒绝了,并表示审计人员只能听他口头介绍。我和同事陷入困境,印刷的车间不让看,印刷的成品不让看,相关财务资料也不让看,2000多万元的国家资金就来到了这样一家太多疑点的公司,怎么办?
 
我根据经验判断这家公司肯定有问题,便严肃地表明态度:“口头介绍就不必了,但必须查勘上述东西,如果现在不让看,我们先回去了。但如果我们想看,就一定有办法看的!”其实,审计因手段的限制又怎么能“一定有办法看”呢?也只是吓唬一下对方罢了。古某犹豫片刻,态度缓和了不少,对我们说:“这事我做不了主,待明天早上董事长回国后再告之你们,好吗?”。对于对方态度在片刻如此转变,我有点奇怪,但仍作镇定,且严肃地说:“我们就等到明天中午,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们离开后,内心忐忑不安,如果明天中午古某不来电话或者来电话还是不同意审计组查看相关资料,下一步审计又应该怎么办呢?
 
第二天中午,终于等来了古某的电话。他表示愿意配合审计人员,但有个条件:就是他必须以“受害者”的身份举报王某等人的犯罪事期待中的电话虽然来了,但审计组却陷入两难选择。该怎么办呢?古某是在审计组掌握一定犯罪线索的情况下才被追交代的,最多也只能算作有立功表现,可是如果不答应古某以“受害者”的身份举报王某等人的犯罪情况的话,审计工作可能就难以取得犯罪事实的关键证据。
 
经审计组紧急研究认为,为了达到惩洽腐败的审计目标,答应古某以受害者”的身份举报王某等人的犯罪情况,也只是放弃部分审计事实的客观性,但并不影响整个犯罪事实的客观性,尽管在一定程度上未严格执行审计职业准则的规定,但与审计目标的实现程度相比,应该可以忽略的。据此,古某向审计组“举报”了其作为“受害者”在王某等5人的指使下,签订虚假“印刷”合同、骗取国家资金近2000万元后进行私分,其中古某自己也曾分得90多万元的事实。
 
十天后,审计组再进一步取得审计书面证据的基础上,向有关方面移交了该单位负责人等人涉嫌私分国有资产的重大违法案件,这才有了开篇提到的王某等5人得以法律的制裁,而古某因作为“受害者”并具有举报情节,虽然作为“共犯”之一,但免予了刑事处罚的情况。
 
此案件的查处已告一段落,但一些问题却仍然值得审计组人员思考:此案件的其他涉案人员最终都得以查处,但古某作为“共犯”在骗取国家资金的过程中,也曾分得90多万元,是客观事实。只不过古某因在配合审计时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在审计人员的“帮助”下,“角色”发生了重要的变化,最后才未得到任何的刑事处分。

相关文章:
  • 某移民项目绩效审计案例
  • 招投标审计背后的争论--外资审计案例分析
  • 骗取财政资金私设“小金库”案件查处案例
  • 某城市交通改善顶目计案例
  • 某水电项目绩效审计案例